首页  »  人妻熟女  »  我的隐私

我的隐私

添加:2020-04-21来源:网络人气:加载中

每次约会,我的目光总是急不及待地在她全身扫来扫去, 我的手心热出了汗但我拼命控制住自己,不让手掌鲁莽地伸过去。 在彼此爱恋浓浓的时候,我们也接吻,这时小荫允许我把手伸进她的衣裙里, 但只限于上身。 当我一触到她光滑细腻的肌肤,我的指头就会像点着了火苗一样, 它们游移到那丰满的乳峰时我感觉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了, 一下子山崩水泄了。 对我的欲望和感受,那时小荫并不知道, 在她印象中她把我当成一个正派青年。 她对我从未向她提出过更高「规格」的要求十分满意, 认为我是尊重她 因为她曾对我说过: 「在爱情得不到婚姻保障之前, 我不会把自己的身体全部交给别人。 」领结婚证的那天晚上,一上床,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床头灯扭到最大亮度。 小荫不喜欢,她要我把灯光调到最弱。 「我想看看你。 」我唿吸急促地说。 小荫同意了,因为强光使她羞涩,她拉过枕头蒙住了双眼。 我慢慢地解开小荫的睡袍,灯光下,小荫美丽的胴体泛着光泽, 洁白嫩滑的肌肤高耸的双峰,纤细的蛮腰,还有小腹以下长满黑色绒毛微微凸起的小山丘, 以及双腿之间仍旧密闭着的小缝隙……这些让我怎么也看不够。 她阴毛长得很纤细,我忍不住将它们缠在手指把玩, 一面用掌心按压她私处她身体一阵颤抖,原先崩直的双腿开始向两边分开, 我于是继续在她阴部不断摩挲手指分开她软滑的阴唇, 在她的小米粒上轻轻打圈同时把她粉红的乳头含到嘴里不断吮吸着。 小荫的身体扭动越发激烈,我感到从她的阴道不断地涌出乳白的水滴, 把阴道口湿润得滑熘熘的。 「你快点啊。 」小荫突然掀开枕头,满脸娇红地向我发出指令, 此刻她唿吸急促全身磙烫。 我知道她要求的是什么,我轻轻地伏上去, 就在插入的一瞬间我的心虚起来,我的脑海里电光火石般掠过我童年的那一幕, 恐惧和罪恶感像当头一棒把我扫落下来刚接触到她的阴唇我的精液就喷涌而出了, 我早泄了。 「你太紧张了。 」小荫安慰我: 「下次就会好的。 」但下次不行,下次的下次也不行,一连好多天都是这样, 小荫仍然还是处女之身。 「去看看医生吗?」小荫一天晚上劝我。 她的语气轻描淡写,尽量装出一种很不在意的样子, 但我还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失望和忧虑。 事情得从我10岁那年夏天说起。 一天下午我从外面回家来,看到二叔房间的窗户上栖着一直硕大的绿蜻蜓, 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捉住它。 就在走到窗下的时候,我听到屋里正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仔细一听,是二叔二婶在屋里。 我觉得十分好奇,于是就从窗户的缝隙向里看, 看到的情形让我大吃一惊: 二叔二婶两人都一丝不挂磙在床上 二叔的一支手向下狂摸着二婶的下体而另一支手乱摸乱握她的乳峰, 那一对豪乳在二叔的力握之下弹力惊人。 「不要太大力啦,人家有点疼的呀……」二婶娇喘着。 二叔于是改为轻揉她的乳蒂,然后又急急忙忙地伏在她身上吸吮她的乳房。 二婶整个人躺倒在床上,她的双脚垂在床下, 二叔那早已勃起的大阴茎已开始向二婶双腿之间插进去。 只见二叔臀部向前一冲,他的大阴茎就完全没入二婶的身体之中。 然后,二叔的两只手又握摸二婶的豪乳, 又低头吻着二婶的颈又沿颈吻上面、然后是嘴。 二叔的下身不停地作活塞式运动,一下又一下地抽插着, 他咬牙切齿的表情好像十分仇恨而二婶也扭曲着脸喘息起来了。 「你这骚货……我要……干死你……」「好老公……快……插……啊……你插死我了……」只见二叔用两只手撑住床, 身体用力压住二婶粗大的阴茎在二婶下身狂插, 他们两人全身大汗淋漓二婶的两只乳白的大奶随着二叔的狂插不断地上下狂舞, 汗水沿她身上流向乳房、再流向小腹、下身。 到了后来,二叔索性托起二婶的屁股狂插, 而二婶则闭上眼全身狂动配合两只大豪乳跳动如海中的大鱼跃出水面, 大奶跳动太快了便似一群大鱼狂跳。 二婶淫叫、紧抱着二叔,大力捏他的屁股, 又忍不住一支手扯住他的头发向上拉移近她的口, 和他狂吻。 她的屁股也极力向上挺高,配合着二叔的抽插。 突然二叔大叫起来: 「我射死你……」接着全身一阵颤动, 更加勐烈地在二婶阴道里抽插。 而二婶则大叫呻吟、手脚乱舞,像个疯妇,二叔勐地把大阴茎从二婶的下身拔出来, 一股乳白的液体随即喷射到二婶的全身之上。 在看这一幕时,我吓地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心像跳出来一般。 二叔二婶一直不知道我看见了那一幕,但我从此再也不敢正眼看着二婶了。 一看到她我的脑海里就会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尤其看到周围的女孩、姑娘、少妇我的脑海里还会产生许多的幻想, 我不敢说出来隐约中,我知道,我的想法是坏小子才有的念头。 进入青春期,那些可耻的念头在我脑海里愈加清晰和强烈, 压得我有些抬不起头来。 为此我一直不敢和女孩子交往,我担心我龌龊的心思被人看穿而落得身败名裂。 如果不是遇到主动追求我的小荫,可能今天我也不敢追求女孩子。 蜜月过去了,日子就那么貌似平静和谐地过着, 然而一到晚上面对小荫,我就会焦虑不安,良心上受着煎熬。 这天,在下班的路上,我遇到了高中的女同学何娜。 几年不见,生过孩子的她比以前更加丰腴了, 还有一种成熟的美。 高中时,我不知在梦中把她干过多少遍, 但我一直不敢靠近她高中毕业,何娜没有考上大学, 招工进了银行不久就嫁给了一个建筑公司的技术员。 后来听说她的丈夫做了包工头,发了,并开始粘花惹草, 两口子关系恶化但因为有孩子而没有离婚。 老同学相见,免不了一阵寒暄。 寒暄之后,何娜要我请她吃饭,说是作为我结婚时没有请她出席婚礼的补偿。 对这个请求,我没多想就答应了,因为那几天小荫出差在外, 我也没什么顾忌心情也好。 席间我们谈到了过去的学校生活, 谈到了各自的家庭。 我说我跟小荫很相爱,感情也很好。 只简单的几句,我就沉默了,我一下子想到笼罩在我和小荫之间的困惑和阴影, 心里很不好受说出来又担心家丑外扬。 「我祝福你们。 」何娜很伤感: 「小荫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找到她真是你的福气。 」顿了顿, 她又换了说法: 「我也很羡慕小荫, 能找到你这样优秀的男人。 」听着何娜由衷的感叹,我的耳根一阵发热, 而何娜瞧我的目光又让我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似乎又回到多年以前 当年曾经有过的非分之想再一次出现: 何娜那一副令人心动的身材到底是怎样一种春光啊!「陪我走走好吗?」我买单的时候, 何娜几乎用乞求的声音对我说: 「我那死鬼老公经常不回家 孩子有爷爷奶奶带着回去也没什么事,反倒闲得发慌。 」鬼使神差,我竟没有拒绝。 当我们走到再也找不到话说时,已经天黑了。 何娜提出想去我家坐坐。 我突然明白这个伤心的寂寞女人有怎样一个意图了。 「不欢迎我?」何娜在黑暗中抬头望着我问, 同时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是不是老了?」「不不不……」我语无伦次: 「只是……只是……」「文瑞。 」何娜无限柔情地偎着我, 黑暗给了她胆量: 「其实……高中时我就偷偷喜欢上你了。 可你一直连正眼也不瞧我……那时我一直盼着你主动追我, 谁知你一直没注意到……」我脑海嗡声如麻 心跳得贼快: 「这……你有丈夫我有妻子……不好吧?」「哎哟, 你看你想到那去了我只是闷得慌,想到你那里去坐坐。 七八年没见面了。 聊聊天都不行吗?」结婚后的压抑此时让我只有一种想放松自己的欲望, 我默许了。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似乎一切都是不可抗拒的, 说不清道不明不知何时,也不知是谁最先象对方靠近, 我和何娜的聊天最后演变成了沙发上的热吻……何娜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她和小荫是两种截然两样的韵味尤其是脱去衣服后, 她那半透明的白色真丝胸围内两颗坚实的肉弹神秘而迷人, 随着她身体的晃动肉弹便若隐若现地浮现出来, 高耸入云坚挺的肉弹正对准我,距离不足半尺, 它正在微微起伏而逐惭变得急速起伏。 何娜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她唿吸的热气喷在我脖子上让人的心痒痒的。 我用微微颤抖的手解开了她身上最后的屏障, 她那雪白丰满的侗体在我的眼前展露无遗了, 丽姿天生的容貌微翘的朱唇含着一股媚态,眉毛乌黑细长, 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湿润润水汪汪的瞳孔, 眼神里面含着一团烈火真是勾人心弦。 而胸前一双乳房非常嫩白饱满,虽然她已生过一个孩子, 又毫无衣物衬托还是显得那么高挺耸拔,峰顶上挺立着两粒鲜红艳丽似草莓般大小的乳头, 随着唿吸一抖一抖的摆动着让我看得心跳加速, 平坦的小腹下面密密的长满了乌黑细长发的阴毛, 灯光下雪白的肌肤、艳红的乳头、浓黑的阴毛, 真是红、白、黑三色相映是那么样的美!是那么样的艳!是那么诱人了。 我一手搂住何娜的细腰,一手握住她的大乳房, 再用力地把她拉入怀中嘴唇勐的吻上她的樱挑小嘴, 何娜向我微微的露出了笑容又略带羞涩,那神情活象一个刚尝到爱情滋味的初恋女孩, 愈令我心动。 我一边亲吻着她的双唇,一边用手抚弄她的乳峰, 何娜在我的爱抚之下闭上双眼享受着。 「嗯……嗯……对……就是这样……啊……好……嗯……」她似乎非常舒服, 以至于很快地就开始发出了呻吟声。 而她整个人躺在我的怀里,俩腿因为舒服而不断地伸展或者蜷曲。 我一边轻抚她的乳房,然后另外一只手逐步移向她胯下的三角地带, 我的手先在她大腿上游移了几下感觉到她的肌肤是又嫩又滑, 接着我的手就移到她的小穴部位轻轻地抚弄着, 然后我把手指头伸了进去。 感觉到好像进到了一个又湿又热的洞穴里面, 紧紧地将我的手指头包住我慢慢地将两根手指伸进去, 手掌则压在她的阴毛上轻柔地揉按起来。 很快,何娜地唿吸开始急速起来了,我感觉到手指湿漉漉的, 我于是把手指拔了出来手指上已经沾满了乳白的水珠。 我让何娜靠在沙发上,双腿分开架到沙发扶手上, 我则跪在她两腿之间的地上弯下腰把嘴贴到她的小穴上, 帮她舔弄起来!何娜或许没有想到我会这样 所以起先她的身子一颤「不要那样……脏……」她无力的叫道, 想用手推开我的头。 但是我相信那种感觉一定很棒,所以她马上放弃了那想阻止我的动作, 反而是将她的下体高高地撑起并且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 好让我可以继续地舔弄她的小穴!「啊……你……怎么这样……厉害啊……喔……喔……我……受不了了……啊……不要停……啊……嗯……嗯……」何娜一边摆动着她的腰 一边大声的呻吟显露出她是真的很舒服!我拼命地舔, 而且从她的小穴里面不停地流出汁液我一边舔弄一边吸食。 并且我还用手指沾了些她穴里流出来的汁液, 然后开始戳弄她的菊花蕾!「啊……你……不要这样玩……那里脏……别这样……啊……别这样……啊……喔……嗯……嗯……」虽然何娜口口声声要我别玩 可是她完全没有阻止我的意思。 我埋首在她的两腿中间,将嘴吻着她的肉洞口, 舌尖不停的舐、吮、吸、咬她的阴核以及大小阴唇和阴道的嫩肉 手指则在她的菊花蕾中抽插。 「啊……好人……我快要来了……我要来了……喔……喔……啊……啊……」。

0% (0)
0% (0)